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首页标题    创新发展    理论前沿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作者简介

曹传虎 大朴文化、利好中国文化书院创始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研究者、传播者。致力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应用。曾任山东儒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山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中国第一部横跨人文与商业两大领域的文化纪录片《大道鲁商》执行总制片人。


 

是不是写这篇文章考虑了很久,大年初七,刘家义在新年开工第一天的大会上的发言,又再次刷屏。说再次刷屏,是去年的开工第一天,山东新旧动能转化动员大会上,刘家义的讲话,在网上以《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在网络上已经刷过一次屏了。之所以刷屏,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些问题正是普通大众所关心的,下车伊始的刘书记不留情面,直指要害。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想写的原因是,最近在读《管子》,写《管子》,其中大量的内容对当下的山东乃至很多地方政府都会很有启发意义。

而不想写的原因,有不少朋友、亲戚在政府、事业单位。有很多真实的例子很难写。

权衡再三,决定写的原因是,身处其中的朋友,更能明白其中的问题。我写点文字,也就是在旁边说几句闲话,能用得上最好,用不上也希望是有所启发吧。写这篇文章也权当我最近读《管子》的一篇心得习作吧。

我们说改革,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改革就是管子发起的。管子是中国第一个具备完备的经济思想的人,也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区域经济发展的高峰。管子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的影响,几千年来一直存在。所以《管子》里有大量的关于为政治国、改革发展的思考、思辨以及具体的举措,虽然世易时移,对今天而言,很多问题依然存在,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我们可以尝试着从《管子》中找找答案。

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管子·形势)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近年来,特别是近一二十年来,山东的发展确实不尽如人意。虽然依然排在全国第三的位置上,但是与第一第二的广东江苏的差距越拉越大,而身后的河南等省则在快速的缩小与山东的差距。而近一二十年来,重大国家战略,山东基本无缘。

常住人口的流动,可以作为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晴雨表。2017年,有六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包括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另外,山东、河南、内蒙古等地,也出现了人口净流出。相反,南方的广东和浙江,则是人口流入最多的两个省份。有人说山东会是下一个东北,从这个角度而言,不是危言耸听。

《管子·牧民·四顺》: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民恶忧劳,我佚乐之。民恶贫贱,我富贵之,民恶危坠,我存安之。民恶灭绝,我生育之。能佚乐之,则民为之忧劳。能富贵之,则民为之贫贱。能存安之,则民为之危坠。能生育之,则民为之灭绝。故刑罚不足以畏其意,杀戮不足以服其心。故刑罚繁而意不恐,则令不行矣。杀戮众而心不服,则上位危矣。故从其四欲,则远者自亲;行其四恶,则近者叛之,故知“予之为取者,政之宝也”

常住人口的负增长,每年净流出40万。这篇《四顺》讲的够明白了。人民需要的是什么?佚乐、富贵、存安、生育(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生育,是生之育之)。做到这四顺,则远者自亲。这四顺是什么?就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于人口的流入和流出《管子·禁藏》说的更清楚、更直接:故善者势利之在,而民自美安,不推而往,不引而来,不烦不扰,而民自富。如鸟之覆卵,无形无声,而唯见其成。

《四顺》里最重要的一句是:知予之为取者,政之宝也

山东的朋友可能都会有这种观察,有不少同学、朋友都去了外地,而且发展的都很好。原来山东的传媒行业里,很多人都去了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地方,而且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传媒行业有一定的特殊性,但是IT、科技、金融,甚至很多传统行业,很多优秀的人才也都去了外地发展。这就值得深思了。为什么留不住人才?为什么吸引不了人才?没有好的生活、生存环境,没有好的创业、发展环境,吸引人才、留住人才那都是痴心妄想。

我曾经就职过的《齐鲁周刊》十几年之前发过两篇重磅文章:《谁抛弃了济南?》、《ST济南》(济南市所有上市公司同时被ST处理),十几年过去了,我们有多少改变?改变肯定有,但是远远跟不上其他省份的步伐。

济南是山东的省会,营商环境方面的问题也基本是山东这方面问题的集中表现。说到招商引资,我曾经听不少地方官员对他们关门打狗式的操作津津乐道,自以为高明。关门打狗就是千方百计,招人进来的时候什么条件都答应的很痛快,一旦落户,公检法各部门”齐抓共管“,不停的从企业攫取利益。某个经济落后地区的领导,通过老乡关系找到了某大型石油企业的老乡,这位老乡在这家企业也是高管,希望老乡能帮着引进投资,老乡答应的很痛快,几千万的投资也很快到位了。过春节,这位老乡回老家过年,联系市政府,所有人都躲着,最后由排名第八位的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出面接待,而且对投资项目一问三不知,老乡震怒之下,最后办公室副主任说了实情,钱被挪作他用了,项目根本没有启动。第二年,该市领导又找到这位老乡,说钱被挪用去给教师发工资了,您帮着再弄点钱,我们就真干这个项目。这位老乡被气的差点吐血。

这事过去没有十年,现在这种操作可能没有这么下作,以我的观察是略有改善,但是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某被迫转移到外地的上市公司,起初街道办都可以直接封了这家纯民营企业的财务室,简直就是土皇帝,无法无天。人家转移到外地的原因之一,就是明显的对比,人家的税务局基本不上门,一年最多一两次电话问有没有需要政策帮助的。这就是差别。山东前些年基本没有税收优惠政策,基本都是顶格征收,能从山东出去的企业基本都能发展的很好,原因是,去了外地,企业经营成本反而低了,政府的服务功能和某些地方的吃拿卡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多人说,在山东做企业家,首先必须得是政治家,这话说的,很深刻,也很现实。但是,如果企业家真正的把大量精力花在了这上边,花在如何讨好政府领导,天天忙于应酬上,还有多少心思去研究企业的业务?山东企业家群体的整体健康状况堪忧,这个我有很长时间的观察,绝大部分都是喝酒喝出来的。

出现这种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很多人说山东的官本位思想非常严重,只要一提到山东的问题,基本这都是第一条。表现是热衷于考公务员,热衷于考事业编,喜欢稳定,不喜欢冒险,不愿意创业。有些人把原因归在孔老夫子头上,我想说,老人家都走了2000多年了,现在拿这个去苛责老人家不太合适。

官本位的思想不是一天形成的,必须得打破,即使如有些人说鲁文化保守内敛,那我想你还忘了山东还有齐文化的锐意进取。

具体的表现就太多了,拿我自己的经历说一下吧,省里某单位现职副厅级领导,聊着聊着,突然跟我来了一句:你们做再大,再怎么着也就是个个体户。我听到的时候整个人都发懵,想吐血都是轻的。这不代表所有的官员,但是在很多人脑子里的官本位,就是这么刻骨铭心的存在。

《管子·版法》:得人之道,莫如利之。

这里的利并不仅限于给提供多少住房补贴,更重要的是能提供什么样的生存、生活、创业干事的环境,这里的人也不仅仅是个人,我们现在想招商引资的企业也一样。没有好的营商环境,给再多补贴、给再好的政策,都没什么用,人家拿完补贴就走人。

有好的环境,没有政策,也会远人自来。

管子最早提出了以人为本,没有人,什么都白搭,怎么得人,利之、爱之、益之、成之。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管子·霸言》: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本乱则国危。故上明则下敬,政平则人安,士教和则兵胜敌,使能则百事理,亲仁则上不危,任贤则诸侯服。

因为做互联网,需要申请一些许可证,主管的处长,还是我的一个老相识,关系还不错,就这样,有明确的规定的,就是不给办,一开始跟我说是属于另外一个厅局管,后来跟我说了实话:多办一个,我就多一份危险,得多承担一份责任。(现在已经可以办了,这是两年前)

这就是为什么刘书记把今年的大会主题定为:担当作为,狠抓落实。

这里多说两句,很多人说山东基本是互联网的荒漠,除了认同,无话可说。原因在哪呢?

《管子·立政》:国之所以治乱者三,杀戮刑罚,不足用也。…..君之所审者三:一曰德不当其位;二曰功不当其禄;三曰能不当其官;此三本者,治乱之原也;故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者,则不可加以尊位;功力未见于国者,则不可授与重禄;临事不信于民者,则不可使任大官;故德厚而位卑者谓之过;德薄而位尊者谓之失;宁过于君子,而毋失于小人;过于君子,其为怨浅;失于小人,其为祸深;是故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而处尊位者,则良臣不进;有功力未见于国而有重禄者,则劳臣不劝;有临事不信于民而任大官者,则材臣不用;三本者审,则下不敢求;三本者不审,则邪臣上通,而便辟制威;如此,则明塞于上,而治壅于下,正道捐弃,而邪事日长。三本者审,则便辟无威于国,道涂无行禽,疏远无蔽狱,孤寡无隐治,故曰:“刑省治寡,朝不合众”。

原文都太长,就不解释了,领导们应该都看得懂。治乱者,国之三本:一曰德不当其位;二曰功不当其禄;三曰能不当其官。

前边专门写过,想详细了解的,请参考:治乱

以此三条,干部队伍就可以真正的转变作风,扑下身子真正抓落实。各级干部也都是人,他们也有自己的思想,并不是大家不想干事,是有没有能干事创业的环境,没有制度保障,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

让担当作为的干部有平台、有空间、有盼头、有奔头。对于那些不敢担当、不抓落实、贻误发展的干部,不换思想就换人,不负责就问责,不担当就挪位,不作为就撤职。………..各级要正确使用“问责”手段,不能搞“泛化问责”,决不允许用问责代替管理、以问责推卸责任,防止“洗碗效应”,避免“干事多出错多、不干事不出事”的逆向惩罚。对被问责的干部不能“一棍子打死”,要根据表现和业绩,符合条件的要大胆使用。(这一段引自刘书记的讲话稿,大家对比着看就是了)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刘书记去年说的那个例子:此人不可用。有兴趣的朋友自行搜索吧。

落后了,着急了的山东怎么办?《管子》里边找答案!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还有一条:

《管子·牧民》:错国于不倾之地,积于不涸之仓,藏于不竭之府,下令于流水之原,使民于不争之官,明必死之路,开必得之门。不为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处不可久,不行不可复。错国于不倾之地者,授有德也;积于不涸之仓者,务五谷也;藏于不竭之府者,养桑麻育六畜也;下令于流水之原者,令顺民心也;使民于不争之官者,使各为其所长也;明必死之路者,严刑罚也;开必得之门者,信庆赏也;不为不可成者,量民力也;不求不可得者,不彊民以其所恶也;不处不可久者,不偷取一世也;不行不可复者,不欺其民也;故授有德,则国安;务五谷,则食足;养桑麻,育六畜,则民富;令顺民心,则威令行;使民各为其所长,则用备;严刑罚,则民远邪;信庆赏,则民轻难;量民力,则事无不成;不彊民以其所恶,则轴伪不生;不偷取一世,则民无怨心;不欺其民,则下亲其上。

不管对于干部队伍而言,还是民营企业而言,明必死之路,开必得之门,其实就一条,信庆赏。说白了,就是有明确的负面清单,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使个人和企业不惑于赏罚,就可以于不倾之地,积于不涸之仓,藏于不竭之府

对任何工作,都要有功论功、有过追过,奖章要挂在具体人“胸前”,奖金要发到具体人“手里”,板子要打在具体人“身上”。(引用刘书记讲话)

其实,2018年,山东已经出现了很多的变化,但是新旧动能转换的效果还不够理想。主要的变化,有不少干部因为不作为、少作为、胡作为,已经被调整,但是这还不够,效果不理想,原因在于政令不通。政令不通,当然还是人的因素,在《管子·重令》中:

凡君国之重器,莫重于令。令重则君尊,君尊则国安;令轻则君卑,君卑则国危。故安国在乎尊君,尊君在乎行令,行令在乎严罚。罚严令行,则百吏皆恐;罚不严,令不行,则百吏皆喜。故明君察于治民之本,本莫要于令。故曰:亏令者死,益令者死,不行令者死,留令者死,不从令者死。五者死而无赦,唯令是视。故曰:令重而下恐。

为上者不明,令出虽自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夫倍上令以为威,则行恣于己以为私,百吏奚不喜之有?且夫令出虽自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是威下系于民也。威下系于民,而求上之毋危,不可得也。令出而留者无罪,则是教民不敬也。令出而不行者毋罪,行之者有罪,是皆教民不听也。令出而论可与不可者在官,是威下分也。益损者毋罪,则是教民邪途也。如此,则巧佞之人,将以此成私为交;比周之人,将以此阿党取与;贪利之人,将以此收货聚财;懦弱之人,将以此阿贵事富便辟;伐矜之人,将以此买誉成名。故令一出,示民邪途五衢,而求上之毋危,下之毋乱,不可得也。

呵呵,不是太难理解,不翻译了。

再就是善谋的问题。

关于如何提高抓落实本领?讲话说:一靠学习,二靠实践,关键要做到善学、善谋、善作、善成。

非常对,这里最为重要的还是善谋。山东历史上,从来不缺善谋之人,谋圣何其多。有大谋略的山东人也很多,有好的环境,合理的奖惩机制,谋略其实不难出。

讲话中对这部分也有着专门的论述。

管仲之谋,基本都是大手笔,既有贸易战的经典案例,又有运筹之谋,《揆度》、《轻重》各篇基本都是具体案例和思考方法,这里就不多赘述了,感兴趣的领导们,可以自己多读读,前边也有几篇文章写到过具体的案例,想看的自己翻阅一下吧。

其实,我这里更想聊的是如何用民之智,用民之谋。

很多了解齐桓公、管子的朋友都知道,《管子》这本书并不是管子自己写的,很多是后世的学者根据管子的言论、具体施政的思路进行的梳理、整理、挖掘,当然,也有附会。齐桓公和管子的另外一大功绩是设立了稷下学宫,我们熟悉的孟子、荀子,还有不太熟悉的邹衍、田駢、接子、慎到、环渊这些人都做过稷下学宫的学者,他们定期集会辩论,各自著述、针对现实、论说治乱,满足国家治理的需求。稷下学宫最多的时候有千余人,存在了一个半世纪的稷下学宫,促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思想大解放。

所以说,中国的第一次区域经济发展的高峰,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上成功的第一次改革不仅仅是齐桓公、管子的功劳,稷下学宫的先生们同样功不可没,这也让齐国在之后到春秋末期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国(即使后期内乱不断,各国也都对齐国有所忌惮)。

我们说改革,首先就是要解放思想,如何解放思想,当然为政者首先要解放自己的思想,其次就是如何用好民间智慧,以民之智,谋成于国。礼遇真正有能力、有水平的专家学者,构建民间智库,对山东的长远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其实,《管子》里几乎每篇文章都值得我们深度,今天,限于篇幅,就写到这吧,算是抛砖引玉吧。

为什么啰嗦了那么多,因为深爱着自己的家乡,我们以山东为骄傲,也希望山东能发展的更好。

说到底,改变从思想开始,其次,事先大功,政自小始(《管子·问》)从小事,从细节入手,问题虽小,根源还在于思想,再次,善为国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管子·治国》)

我们这样一个政府主导的国家,干部队伍的管理、能力的高下、效率的高低,对整个国家起到的作用不言而喻,从三本入手,才能真正的转变作风,才可能会有好的营商环境,才有可能人尽其能,促进山东的良好可持续的快速发展。

对于非山东的朋友,做领导,做企业,我想这些也会让您有所启发。

2019年1月18日 09:20
收藏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均选自国家部委、正规公益组织、合法研究机构、企事业单位及相关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站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