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取消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或削弱发电企业利润率,但评级不会立即受到影响

首页标题    行业研究    标普:取消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或削弱发电企业利润率,但评级不会立即受到影响

标普:中国取消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或削弱发电企业利润率

 

来源:标普全球评级

 

2019109日,标普全球评级表示,中国计划从明年11日起取消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和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中国发电企业的利润率可能会因此下滑。但标普全球评级预计,由于大多数受评发电企业会获得中央或地方政府的支持,其评级不会立即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2019926日宣布,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现行机制实施已有数十载,标普认为新机制为过渡措施,旨在加速推进建立市场化电价形成机制。

 

由于煤炭价格下跌,基准电价之后将走低。中国官方借宣布新机制,暗示电价2020年将暂不上浮(即便煤炭成本反弹),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因此,煤电企业可能就会失去今年以来煤价下跌和增值税减免带来的额外利润,而这部分利润或许会传导至实体经济。

 

标普认为,在新机制的作用下,电价的下浮幅度将由市场而非政府来决定。而下浮的幅度可能会基本上反映出煤炭成本的下降,但不会过度反映。由此,中国发电企业的盈利能力或将在未来12-18个月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新机制设计更佳,但围绕具体执行的疑问依旧存在

标普认为,与现行机制相比,新机制在设计上更佳,长期而言可能使中国电力行业受益,标普全球评级分析师吴玥昊说道。

 

标普预计,在更有效的燃料成本传导机制和产能合理化的作用下,电力市场化将最终令煤电行业获益。目前,进行市场化交易的煤电电量已有半数,这些交易未受到标杆电价的制约。

 

新机制中的基准价将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的固定成本,各省不一)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超过15%。新机制将取代201611日起实施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后者经常失效,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调价需要政府层层审批,而导致电价并不能随煤炭成本波动进行及时调整。

 

标普预计,在现行机制下,上网电价将获得更大的灵活性。若各省份得以自行推出新办法,而不是采用现行机制下千篇一律的僵化计算公式,那么上网电价的灵活性也会得到强化。标普认为,采用区间上下限,一方面限制了上网电价的上限,从而可以保护整体经济,另一方面设定电价下限也将保护煤电企业。

 

标普预计,在新机制下,市场力量将逐步淘汰低效的煤电供应。长期而言,较少政府干预的完全市场化交易机制,将使煤电企业面临更激烈的市场竞争,而效率高和平准化度电成本低的企业可能胜出。在政策支持下,电网公司将优先调度边际成本几乎为零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而将成本较高的化石燃料发电排后。

 

尽管如此,新机制的效果还取决于中国政府是否让市场在其中发挥作用。如果政府干预频繁并收紧管制,那么新机制的效果就会与现行机制一样不佳。按照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理论上交易电量每千瓦时3.6分人民币的上浮上限,远远高于20177月平均上调2分人民币的幅度,当时煤炭成本飙升致使煤电企业叫苦不绝。尽管几率不高,但未来12个月若燃料成本再次飙升,那么新机制将会遭遇考验。

 

新机制可能对可再生能源项目产生影响

标普认为,基准电价的调整可能会对符合补贴政策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产生影响,这有待监管机构进一步明确相关政策。这是因为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上网电价由基准价和可再生能源补贴组成。尽管此类补贴的收款期界定不清,但以煤电基准价收取的部分会计入当期经营性现金流。

 

标普认为,即使现金流弱化,像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国有电力企业也可依仗其低成本融资的优势而从容应对,但融资成本高的私营电企或许就会面临更大压力而不得不退出发电行业。

 

评级不会立即受到影响

标普预计,受评煤电企业的评级不会立刻受到影响。大多数受评企业直接或间接的都是国有企业。受益于政府特别支持,这些企业的评级会在其个体信用状况的基础上提升数个级别。但即便如此,如果市场上的电力供应过剩,或者电力结构多元,那么基准价的下调幅度可能将高于平均水平。除此之外,许多负债的国有发电企业仍计划在在2019-2020年期间,即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grid parity)之前,扩大对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的资本支出。存在此类风险敞口的电企的个体信用状况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不过,国有企业管控融资成本的能力,加上中国政府采取的反周期措施,可能会抵消一些不利影响。

 

2019年10月9日 10:44
收藏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均选自国家部委、正规公益组织、合法研究机构、企事业单位及相关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站及时删除!